心理性密室的滥觞──黄色房间之谜

心理性密室的滥觞──黄色房间之谜

Photo from Wikipedia

除了脍炙人口的《歌剧魅影》外,法国作家卡斯顿.勒胡另有一部传世经典──《黄色房间之谜》。如果要列古典/本格推理必读书单,通常不会遗漏它;论及「密室杀人」这个推理小说最具挑战性的诡计形式,更是很难不提到它。这是一本即使推理迷们就算没读过,却都听过的知名作品。

无论作者本人的公开宣言,或是故事主述者森克雷不时传递的讯息,都明显可见勒胡创作此书时的野心,他想写出一本当世最好的推理小说,其假想敌就是海峡对岸的「推理小说始祖」爱伦.坡与「福尔摩斯之父」柯南.道尔,挑战二人分别在〈莫尔格街兇杀案〉和〈斑点带子案〉所树立的密室主题。

「密室杀人」可说是古典/本格推理作家一生至少必须挑战一次的诡计,更不乏有人专门钻研此道,约翰.迪克森.卡尔就是一例,他更因此博得「密室之王」的美誉。若要认真探讨推理小说百年历史以来诸多的密室诡计,恐怕得花上一本书的篇幅。

密室何以如此迷人?我想这与古典/本格推理小说的核心旨趣「解谜」有关。谜题难度与解谜的快感成正比,谜题愈是难解,侦探破解真相的那刻就愈是振奋。什幺谜题最难解?答案是不可能、不可思议的犯罪,密室正是其中的佼佼者。那幺,卡斯顿.勒胡在《黄色房间之谜》设计了何种密室让后人传颂不已呢?

黄色房间是斯坦格森教授实验室里休息小间的别称,就在这一夜,黄色房间成为了「黄色密室」。听到房间内传出的求救声,当时仍在实验室工作的教授与他的僕人杰伯立即前往救援,无奈房门与面向庭园的窗户皆牢牢地自内反锁。经历一番折腾,连同门房白尼在内的三人好不容易才将房门撞开,然而里面除了受伤倒卧在地的马蒂德.斯坦格森小姐,别无他人,应该在「黄色房间」内的加害人却不见蹤影!

兇手神秘消失还不只黄色房间这一回,在之后两波由年轻自负的记者约瑟夫.路达彼──本书的侦探主角──策划的追捕行动中,皆顺利从理应无处可避的包围网中脱出,一次在格朗帝耶城堡别室的长廊,一次在庭园内的死角,都是在众目睽睽下,从所有人的眼底消失。

广义而言,卡斯顿.勒胡创造了三座密室,设计了三个不可能脱逃的空间。不过,我们都知道,推理小说没有「不可能」,亦没有真正的密室,它们其实都是「拟似密室」。当中的醍醐味就在于作者如何将「拟似密室」包装成「密室」,并且在最后运用理性论证有说服力地自我拆解。《黄色房间之谜》的成功之处及其能在推理小说历史留名的原因,就在于它展演了一个在当时可说前所未见的崭新密室手法。

在此之前,爱伦.坡和柯南.道尔设计的密室皆是物理性密室,兇手犯案后,利用「科学手法」将现场布置成密闭空间,例如利用针线等道具,从门外将出入口反锁。然而,在《黄色房间之谜》兇手都是在现行犯逮捕的过程中消失,根本没有时间操作机械手法。如此一来,密室如何可能?勒胡思维一转,创造了「心理性密室」,成功为此主题开创新局,就这点而言他确实超越了上述两位巨人。

除密室之外,卡斯顿.勒胡另外埋下许多机关、伏笔,像是路达彼宛如催眠术般的密语之谜、泥地足迹之谜、手杖之谜等,这些小细节都与剧情主线和核心诡计环环相扣,为作品增添不少乐趣,同时也展现作者缜密布局的能力。当中穿插的侦探对决,路达彼与另一名侦探弗瑞德列克.拉森之间的互动同样满是机锋,更是让戏剧性极高的本作愈发曲折。

对当代推理迷而言,《黄色房间之谜》在众多「密室杀人」的作品中或许已不如往昔璀璨耀眼;但是,它为这个次文类另闢蹊径,诱发其蜕变,是无法抹灭的事实,这也是其何以拥有经典地位,至今仍不断为人提及、为出版社出版、为电视改编、为作家致敬的主因。此回,新出炉的中文版,流畅的译笔又一次赋予它新风貌,若你想要拜读这本推理经典、大师杰作,就趁「现在」吧!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