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不安告别,为了爱去撒娇吧!

与不安告别,为了爱去撒娇吧!

你是不是常常遇到这样的人或自己就是:对评价敏感,如果被质疑,就会突然发怒;要是遭拒绝,就会异常低落;不确定自己的价值,也害怕被否定,如果计画执行不顺利或别人稍微有点脸色,就觉得喘不过气?总是很想强调自己的存在、总是认为世界上没有人真正懂我、总是在澄清各种标籤,其实心里始终大喊「看着我!听我说!爱我!」呢?

这两年,阿德勒的「自卑心理」引起了许多人共鸣,他也是早期提出「家庭星座」、研究家族排序的先驱者。过去人们难解的那些内心的躁动不安,经常被转移至工作或恋爱、婚姻去解决。许多人相信经由努力工作(或在关係中付出),等看到成果时,不安或自我怀疑也会因为这些回报获得补偿。但事实真是如此吗?

我们常常可以在身边看到动不动就情绪化的大人,以前我们以为年纪大了,做事变得圆滑有手段也就等于成熟,但这几年藉由心理学的研究进展,发现「成熟」的定义或许不该仅取决于年龄和处世手段,「能不能维持内在的平静」也是重要指标之一。问题来了,维持内在平静对很多人来说,几乎是难以达成的任务。即便他们可以经过岁月的淬炼表面上做到和善有礼,但一旦面临质疑,内心总会滔天巨浪,得花更多精神去压抑,或者在跟家人相处时因为比较放鬆的关係,一个不慎就被激起,把对外累积的压力都发洩在亲友身上。明明是想要被家人安抚、想要更多关爱的,可是总搞得剑拔弩张。于是,原本寂寞的心变得更寂寞、更急切、更积极抱怨着家人的冷落,最后连家人都不想靠近。

到底为什幺呢?为什幺没有人理解我的呼喊?为什幺我这幺焦虑?为什幺我觉得生命似乎找不到意义? 2006 年加藤谛三出版了一本《自分に気づく心理学》,详尽分析内在焦虑、撒娇欲望与教养过程及结果。或许当时国内还不时兴心理相关书籍,人们比较在意如何操控外在环境来获致成功,那时台湾书市上大众心理比较偏重精神喊话而非内省。近年来陆续有日本学者针对后现代的小家庭研究,父母教养集中且干涉时间延长之后,家庭对人格养成的影响,并陆续出版书籍(由于日本文化的关係大多偏重在「母亲」对小孩的影响,在台湾我们可以同时涵盖父亲来理解)。一方面也表现出社会由功能取向转而探究个人内在平衡的风向。

人们开始注意到,成功的人不见得快乐,把快乐与成功挂勾的时代经验已然动摇,与其指望遥远的未来事业成功后不一定能得到的快乐,当下的平静还有因为不安导致的各种生活问题更应该回溯解决,才能过着安适的人生。于是过去不太被注意的阿德勒风行了,大众理解自卑的力量,加藤谛三的旧作也出了繁体中文版——《为何我们总是如此不安?》,强调自我觉察的重要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