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教练:培养「言语之碗」,就能有引人入胜的气势

心理教练:培养「言语之碗」,就能有引人入胜的气势

如果有名十五岁的少女,说自己现在就想结婚,你会对她说什幺?

请看着这句话好好思考一下。如果是你,会对少女说什幺?如果她是你的女儿或学生,你会怎幺说? 这个问题首度出现在一九八○年代初期一个名为「柏林智慧专案(Berlin Wisdom Project)」的有趣实验中。研究人员为了调查「聪明人有何特徵」,便向参与实验的人提出这个问题,随即发现回答大致可分为两类:

第一类:「不行,不行!才十五岁结什幺婚?又不是疯了!」

第二类:「这问题看似简单,其实不然,任何人都会反对才十五岁就结婚。但若是有什幺特殊情况,例如这名少女已经时日无多,或是无亲无故地独活在这世上,甚至是生活在早婚文化圈里呢?因此,在我们提出忠告前,应该先和少女谈谈,对她的处境、情感和心态有所了解才对。」

这项研究收录在《智慧:从哲学到神经科学》(Wisdom: From Philosophy to Neuroscience)一书中。书中指出,即使面对无法理解的状况或常识上无法接受的事件,仍能掌控情绪、不执着于传统观念、先理解来龙去脉,且态度灵活有弹性,就是聪明人的特徵。

「言语之碗」的大小

而我则将这种人——能考虑情况的多样性,弹性应对的人——统称为「言碗大的人」,也就是盛放言语的碗够大够深的人。 言碗小而浅的人,想到什幺就说什幺;但言碗大而深的人,则会先考虑情况和个人,甚至是身为旁观者的自己的立场后,才开口说。 这不能简单归纳为说话技巧上的差别,而是生活上所形成的言碗大小不同所致。

言语可代表一个人的人格,也能代表一个人的品格。 听到一段话语,便能推测出它所诞生的地方、所生活的历史、所拥有的年龄。言语会暴露一个人内在发展的深度,因此要培养言碗,就得先培养内在。言语就如同一个人的胸襟,言碗大的人,空间也大,可以把别人的话从头到尾全听进去、全部涵容。因为不需要急于反驳或刻薄讽刺,因此也毋须以「你错了」「你有所不知」或「听我说」来插嘴、打断对方发言,反而会以「原来如此」「还有呢」或「你的想法呢」鼓励对方再多说点。

言碗大的人能说出「引人入胜的话语」

别因为觉得自己不太会说话,就无条件地光听不说,或在心里暗自抱怨「你爱说就让你说个够」。只要能理解每个人都有「个别」「独特」的性质,就不会去评价言语本身,或批评对方不会说话。如此一来,不但能降低对方心中的不安,更能进一步让对方打开心门。因此一般人和言碗大的人对话时,会觉得很自在。

这种人不会因言语而轻易动摇,因为他们懂得区分言语和个人,所以不管对方想以多尖锐的言词来刺伤自己的心,都不会因此怀疑自己原有的样貌。他们心里会想:「我不会因为你的指责或抱怨而变成另外一个人。」「你无法用言语伤害我。」同样的,他们也很清楚言语应出自真心。但追根究柢,话语只是工具,并非本质,所以不会因他人的愤怒而被沖昏头;就算一时受他人言语所激,也能马上控制自己的情绪。既不轻易提出忠告,也不会说出刺激对方的话,而是 从对方的话语中找出更重要且隐藏在背后的情感、背景和讯息。 因为充满内心的言语早已分门别类整理妥当、互不冲突,所以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气到口不择言。

他们一旦把言语放进言碗中,就不会轻易摇晃它。他们很清楚什幺该说,什幺不该说;所以一旦听到「这是祕密喔」「不要跟别人说喔」「你一个人知道就好」之类的开场白,他们宁可不听。

然而,处于该说个明白的情况时,他们绝不会退缩,会正确清楚地传达自己的意思。他们只在必要时说话。 这和世故的言词不同,着重的不是技巧,而是气势 。或许有点土气,但绝不轻浮;或许不够华丽,但绝对稳重。因此人们自然而然会去聆听, 所谓 「引人入胜的言语」,指的就是这个 。

言碗小的人说的话却是言之无物

相反的,言碗小的人内心焦躁,没有多余空间,因此也无法静下心来听别人说话。光是自己想说的话就已经把言碗塞得满满的,所以他们 老是打断别人的话、使用夸张的言词、在笼统模糊的话里暗藏弦外之音 。即使人们一开始被华丽世故的说话技巧所吸引,但随着对话时间拉长,终究会察觉言之无物的事实,转身离去。

这些人尤其习惯使用批评、谴责的词语。虽然常以「客观上来说」或「大家都这幺认为」之类的话来包装自己的意见,但事实上,他们只是想让是非标準的天平倾向自己。

另一方面, 同样是批评和谴责,万一落到自己身上,他们便完全受不了 。没听几个字就嚷嚷着「别再说了,我也很辛苦!」「还不都是为了你,我才那幺做」,试图归咎于他人,藉以逃避责任。别人才说了几句就觉得快要崩溃,非但无法顾及对方的情感,自己还早一步感到畏惧而退缩,有时甚至还会「先下手为强」地伤害对方。这种人想说明的,只有自己的感受、情况、立场,并一味要求他人理解自己。

他们根本不想从对方的话语中努力找出「本意」。他们不是为人着想才说话,而是为了说话才找人来。

因为他们的言语缺乏力量,因此只能靠耍赖来帮衬,甚至时常发生越说越激动、情绪失控的情况。所以不管这场对话开始的意图有多好,实际上能触动人心的言语,却少得可怜。

即使如此,他们依然认为「这是因为我口才不好」「是对方不懂我的心」,却从未想到是自己言碗太小的缘故。

「内在小孩」让人总是不小心说出后悔的话

每个人心里都有些见不得光的话语,像是太具攻击性的、如实暴露出自己狭窄心胸的、情绪失控时脱口而出的,或是充满各种牵强附会的。那种话说出来之后,一整天都会忍不住自责:「我只会说那种话吗?」「我为什幺要说那种话?」 想让自己的言碗有足够的空间,就需要努力。天底下没有自然而然变好的事情。

有一次,我和先生以及职场的前辈夫妇,四人一起共进晚餐。然而在那两个小时里,我们夫妻所能做的事情,就只是听前辈说话、不断点头罢了。新开创的事业有多成功、孩子们的成绩有多好、大坪数的豪宅有多舒适⋯⋯说个没完。而我的视线却总是不自觉看向手表。

结束晚餐的回家路上,我问丈夫:

「老公,前辈和他太太对我们难道一点也不好奇吗?」在不久前才开始去上课的陶艺作坊里,我终于领悟到该如何打造言语之碗。最早是出于兴趣才开始学习的课程,原本也不怎幺重视,结果发现捏土塑陶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。随便目测一下就使劲乱捏的话,做出来的东西常是底部凹凸不平、表面坑坑疤疤的;而且这幺漫不经心地捏来捏去,最后连陶土也会变得四分五裂。老师对着急得满头大汗的我说了这幺一番话:

「陶碗捏着捏着,常会产生缝隙或小孔,并且出现裂纹,这是因为陶土的特性。这时如果嫌麻烦、放着不管的话,最后连外观都会变形,等到烧製的时候,一定会裂开,变成什幺都没法装、一点用都没有的碗。基础作业是最重要的,看到缝隙要马上用手捏合,有孔洞也要一个不漏地补满,还得把不必要的气泡全都揉掉。越是用心揉捏,烧出来的碗就越坚固,这样后面才不会太辛苦。」

那瞬间,我觉得自己正在捏塑的陶碗,就像是我们的言语之碗。 没有什幺东西从一开始就是完美的,任何人在生活中都会说错话,也会受言语蒙蔽,甚至因此饱受关係破裂的痛苦。 但只要下定决心在说话时多注意、努力让自己所使用的言语变得更好,那幺从此刻开始,言语之碗也能逐渐成长。

要修补已经出现龟裂的陶碗,就得看清裂痕所在,从填补缝隙着手。

说出口的若总是犀利恶语,那幺第一阶段该做的,便是找找自己心里有哪里竖着锋利的刀刃。 要修补言语之碗的裂痕,首先就要观察创造出言语的「心」。

心理学中有所谓 「内在小孩」 或 「成人小孩」 的概念,指的是童年经历过冲击性或印象强烈事件的孩子,在内心创伤未能治癒的情况下长大成人。结果身体长大了,心灵却仍停留在受伤当时。

有人心里藏着十岁的少女,有人心中则住着一个徬徨不安的青春期少年。当某天出现了某种情况,让过往记忆重新涌现时,这个人就会不知不觉地爆发,原因全来自「内在小孩」。

孩子们还无法建立自我认同,因此常表现出唯我独尊的态度,对事理的判断非黑即白,也缺乏抽象性思考;心里藏着内在小孩的人,表现在外的行为模样便与此类似。马齿徒长,却对「我是谁?」的理解不足,难以辨明人我之间个别立场与情况的差别,也无法察觉弦外之音或难以言说的真实。

他们的眼光看不到长远的未来,只集中在此刻自己想做的事情、想拥有的物品,而言语也只能依随如此模式。「多一岁,长一智」,意思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也应有相符的言行与态度。然而仔细看看那些让人想骂一句「都这幺大了,怎幺讲话还这幺幼稚?」的人,便常常可以发现他们仍摆脱不了内在小孩的控制。

回顾过去,找出养成自己说话习惯的因素

因此, 得先回到成长停滞的那一刻,重新审视那些一直佯装不知、若无其事般置之不理的陈年旧事,让自己更能认清自我。 那些让自己感到痛苦难堪,或一直忍耐至今,只想深深埋葬的伤心事,现在得一一揭开、一吐为快,直到心中再无芥蒂。

言语的习惯也是如此。若有哪些话是自己无意间经常使用、但其实并不恰当的,就得找个时间好好观察自己说出那些话时的语气、表情和心情。接着 再回顾过去,找出造成自己养成这种说话习惯的决定性因素 ,了解是受到哪个人或哪件事的影响、观察自己的言语究竟在什幺时候停止了成长。

说出一句话要不了几秒钟的时间,但每句话却也都包含了一个人一生的经验。 审视言语之碗的过程,就等于尝试理解隐藏在言语中的自己。如果感觉自己所说的话不恰当,那幺造成你用语不当的理由,就存在你心里。

学习沟通推荐阅读

《言语之碗:改变不当说话习惯,真正解决沟通困境》

心理教练:培养「言语之碗」,就能有引人入胜的气势

这里买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