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理攻防战 迷彩装潜伏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

心理攻防战  迷彩装潜伏 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 心理攻防战  迷彩装潜伏 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 为了更接近雀鸟,兔子俾在空旷地方会出动迷彩斗篷或帐幕,赶在天亮前伪装成大自然的一分子,然后一动不动十多小时。(黄志东摄)心理攻防战  迷彩装潜伏 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 阿安(黄志东摄)心理攻防战  迷彩装潜伏 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 兔子俾用了三年时间拍摄相中的斑鱼狗,这张相特别在三四月拍摄,就是为了黄花落在水池面的构图。(受访者提供)心理攻防战  迷彩装潜伏 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 海南蓝仙鹟凌空餵食的场面很少出现,如没有「谂深一层」,兔子俾说就会错过这罕见一刻。(受访者提供)心理攻防战  迷彩装潜伏 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 同场拍摄这只鬚浮鸥的雀友大有人在,但想到可逆光拍摄出这张犹如金黄琉璃水面的倒映相,就只得兔子俾一人。(受访者提供)心理攻防战  迷彩装潜伏 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 心理攻防战  迷彩装潜伏 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 心理攻防战  迷彩装潜伏 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 心理攻防战  迷彩装潜伏 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 心理攻防战  迷彩装潜伏 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 心理攻防战  迷彩装潜伏  隐身「打雀」捕捉拍翼一瞬

雀鸟摄影,又名「打雀」,是港人今期流行的其中一种生态摄影。对于打雀,记者一直以为跟玩「Pokemon GO」手机游戏的动机差不多,无非为储齐各种小精灵。两者的分别,大概只在于打雀无法将雀鸟收入精灵球,也不能逐只训练,然后去挑战道馆及打大佬。但原来打雀学问极多,为了心目中构思的一个画面,竟有雀友愿意吞声忍气十多小时守候,且最终也可能白等一场,认真自虐。

已有11年打雀经验的兔子俾(梁家荣),笑说「储精灵」只是其中一种雀鸟摄影的态度,「其实拍下不同的雀鸟品种,有助记录生态实况,特别是有些季候鸟只会途经香港,如果没人拍摄,将来就无法知道香港生态环境的转变。」他2007年开始打雀,「当年我也有玩摄影,但题材不限,影人影景都有。有次在城门谷公园内见到一只普通翠鸟(翠鸟科)扑入水池中捉鱼,我觉得牠的动作很美,突然很想拍摄下来,就这样开始了这兴趣」。他坦言一开始并不顺利,「先别说难以估计牠会扑向水池中哪个位置,就连牠何时行动也毫无头绪。要知道整个过程只得一两秒时间,所以起初影得很紧张,精神长期绷紧,但最后也是失败居多」。就算侥倖捕捉到那瞬间,兔子俾说效果都不满意,但他自夸最大的强项是够韧力,竟用了足足三年时间,不断拍摄斑鱼狗,一方面要摸通牠的习性,以成功拍摄出心目中的画面为目标,另一方面亦在默默地累积拍摄技术。「通过观察斑鱼狗三年,已掌握到一些雀鸟的行为,例如只要见到牠开始盯紧河中某一位置,重心向前倾,以及作出一些摆头试位的举动,就知道牠将会捉鱼及大约会扑向水池中哪个位置。」相反如见到雀鸟坐在树枝上或不断理毛,就知道牠正处于很放鬆的状态,这时兔子俾亦可以跟着放鬆下来,不用全程「戒备」。

捉心理测底线 降雀鸟戒心

拍摄城市中的雀鸟,与长居大自然的雀鸟有很大差别,「城市中的雀鸟习惯与人相处,警觉性较低,就算走到很近拍摄,牠们也不会飞走」;相反大自然的雀鸟就小心得多,兔子俾为了走得更近,便要不停窥探牠们的举动,再一步步试探牠们的「底线」。「每只雀鸟也有不同的戒备範围,如果牠们突然停下所有活动,代表你已踩入警戒线。」兔子俾说这时雀鸟未必一定会飞走,牠们会开始观察入侵者的一举一动,「如果再继续接近,雀鸟突然转身背对着你就太迟了,因为牠们已準备飞走,不知道何时会再回来,而且背对着镜头,也不会拍到什幺精彩画面」。所以,兔子俾说这条警戒线绝不能踰越;如果要在较空旷的地方打雀,他更会带备迷彩帐幕或斗篷,即使天气如何炎热,也会将自己藏进迷彩之中,一动也不动,以时间降低雀鸟的警戒心。

追品种如强迫症 了解雀鸟习性

香港喜欢打雀的人,差不多都以蒐集雀鸟品种为目标,拍摄时揹着全套器材四处移动,看看能否见到更多雀鸟。拍摄出来的作品都会尽量放大雀鸟,以显示牠们身上的细节。兔子俾以往也经历过追品种的阶段,但因为如果影不到会很沮丧,感觉上每次出动也有点「强迫症」倾向,其后终于能抽身出来不再追品种,转而希望以影像记录他跟雀鸟那一瞬之间的交流。「我比较喜欢通过相片记录雀鸟的生活环境及习性,所以拍摄的雀鸟不一定是稀有品种,可以是很普通的寻常雀鸟。而为了拍摄心目中的情景,例如斑鱼狗由高空扑进水中捕鱼的一刻,或白胸苦恶鸟一连十多天带着幼鸟觅食的过程,我会很愿意花时间去等。而且既然雀鸟摄影是生态摄影的一种,自然也要多了解各种雀鸟的习性。」

採访相约在塱原进行,记者跟兔子俾走在农地上,他不时指着稍远处的雀鸟,跟记者剖析牠们的特性,「那只是棕背伯劳,虽然体型很小,但我们会叫牠做『小猛禽』,因为牠会吃其他雀鸟」。兔子俾说棕背伯劳懂得模仿各种雀鸟叫声,引诱牠们飞近便攻击,并喜欢将猎物挂在树上,储起来慢慢享用。如发现很多「挂尸」,就知道有棕背伯劳在附近出没,可说对不少雀鸟的特性了如指掌。兔子俾认为打雀就是影生态,如不了解生态的互动,便不可能拍摄出有故事的相片,「例如水鸟很喜欢吃波子蟹,但波子蟹必须在水清的沙滩才会出现,如见到波子蟹出没,我们就会在水鸟出现的季节来等候」。他又举例红胸啄花爱吃桑寄生,但要牠们露面,必须等同样爱吃桑寄生的朱背啄花不在,听着听着,犹如上了一堂生态课。

兔子俾说因为自己是社工,下午或夜晚才上班,所以可以很早就出动去影雀,採访当日跟兔子俾一起到来的好友阿安(右图),笑说兔子俾可以好癫,「他可以早上四点出发去米埔影雀,揹着全身器材摸黑徒步行8公里,为的只是影一只猛禽在晨光下出动的镜头,然后又原路行两个钟去搭车,回家小睡后再返工。」他又笑兔子俾连穿着大学毕业袍的相也要去塱原拍摄,非常沉迷打雀。

一等十多小时 常无功而还

为了心目中的一个画面,兔子俾经常都要等十多小时,而且很多时都无功而还,真的要很有耐性才可以做到。记者见平常遇到的打雀团一行十多人,等待的时间应该也不会太沉闷?「其实我很少会跟朋友一齐影雀,因为我想要的画面必须要耐心等待,而且为了减低雀鸟的戒心,我会躲进迷彩帐幕内静静等候,中途不会跟人谈话;夏天时气温很高,开随身电风扇时也只敢调至最小风力降温……」兔子俾不讳言等待的过程极度沉闷,很多时都会等到睡着,睡了又醒,醒了又睡,吓得记者放弃跟他一起体验打雀的念头。

除了花时间等,兔子俾说还要多花心思构图,才能拍摄出与别不同的画面。「例如有次去大埔滘自然护理区拍摄海南蓝仙鹟鶵鸟的相,当时因为有工作迟了去,沿途已见很多雀友影完回来。一般情况下,鸟爸妈会叼着食物飞回巢中餵食,但当我到达时,见到有只鶵鸟跳出巢外站在树枝上,我就在想没有立足的地方,难道鸟爸妈会悬空餵食?于是我就架设好器材等待,而结果真的如我所想,鸟爸爸叼着一只蜘蛛回来凌空餵食,如果没有多想一点,就会错过了这个珍贵画面。」

看兔子俾拍摄的雀鸟作品,真的跟一般雀友拍摄的相片有很大的不同,构图更多元化,即使只是普通的雀鸟,也能通过相片表现出牠的习性,而不是雀鸟大图鉴上的其中一幅相片。难怪兔子俾会被相机生产商看上,放心让他测试价值十多万元的新镜头。

文:周群雄编辑/龙英颢

电邮/lifestyle@mingpao.com

RELATED
    入门装备
上一篇: 下一篇: